杭州高薪葡萄牙语学校专业的杭州葡萄牙语培训学校,在杭州学葡萄牙语,杭州葡萄牙语培训学校可以网上先预约测试,免费试听课程,满意后再报名学习

葡萄牙语介绍 >>

您的位置:首页 > 葡萄牙语介绍 >> >详细内容

杭州高薪葡萄牙语学校是一家专业从事葡萄牙语培训机构。课程设置合理齐全:全日制、业余制、一对一、VIP。优秀全职教师授课:教师均毕业国内为数不多的开设葡萄牙语本科专业的院校。中外教联合授课:中外结合授课,外教来自以标准葡萄和巴葡为母语的葡萄牙和巴西。针对小语种考试:让学员的语言水平得到权威认证,方便就业和出国。

  葡萄牙语出国定向就业班为浙江省品牌葡语培训班,专为安哥拉定向培养万元月薪翻译人才,推荐就业。至今已输送2万人次,在国内外从事外贸、翻译等涉外工作。成为国内葡萄牙语人才的摇篮。杭州高薪葡萄牙语学校自建校以来,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积极响应省、市、区开展农村预备劳动力的号召,积极组织招生培训工作。本着“面向社会、服务国家、信誉为生命,创新促发展”为办学宗旨;凭着认真、负责、谨慎的教学态度;到目前为止已结业学员5万多人次。在校学生,农村预备劳动力、成人中专学生近八百人。业余制在校生五百多人,全日制在校生三百多人。学校就致力于不断的研究与开拓新的课程设置与教学方法,努力为学员提供最舒适、最便捷、最实用、最优质的教学服务,帮助学员切实提高语言的实际应用能力。
  
学校优势      
·定期听课和问卷调查,力求监督和保证我们提供的语言班的教学质量;   
·大量丰富的教师培训,保证您能在课堂上体验到最新的教学法;   
·小班教学,提高学习成效,促进学习进步。

葡萄牙语(Português)是罗曼语族的一种语言。使用它的国家和地区包括葡萄牙、巴西、安哥拉、中国澳门、西班牙、莫桑比克和东帝汶。葡萄牙语是世界上少数几种分布广泛的语言,同时也是世界上第五(或六)大语言。

葡萄牙语是继英语和西班牙语之后世界上使用最广泛的语种之一。全世界有2亿多人口使用葡萄牙语(Português),是世界流行语种的第6位,仅次于汉语、英语、俄语、西班牙语和印地语。葡萄牙语的使用者绝大部分居住在巴西,而只有1054.42万人居住在葡萄牙。

在五大洲中,除大洋洲外,都有以葡萄牙语为官方语言或者通用语言的国家和地区:欧洲的葡萄牙,美洲的巴西,非洲的安哥拉、莫桑比克、几内亚比绍、佛得角、圣多美和普林西比以及赤道几内亚。亚洲的东帝汶、印度的果阿、达曼和第乌以及中国的澳门。在印度的果阿,葡萄牙语的使用人口非常少,并通常被认为是“祖父辈的语言”,因为学校已经不再教授葡萄牙语,而且葡萄牙语在当地也不是官方语言。在中国的澳门,虽然只有很少澳门人或欧亚人口使用葡萄牙语,但是葡萄牙语作为中国澳门的官方语言之一,依然保持着和中文一样的官方地位。

葡萄牙语属印欧语系的罗曼语族(罗曼语族又称为意大利语族或拉丁语族),该语族包括中部罗曼语(法语、意大利语、萨丁岛方言、加泰罗尼亚语等)、西部罗曼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等)与东部罗曼语(罗马尼亚语等)。它是加泰罗尼亚语之后诞生的拉丁系语言的一个分支。葡萄牙语相对易学。虽然葡萄牙语的书写很接近于西班牙语,但相比较而言,葡萄牙语更柔和,因为它包含了一些西班牙语所不具有的鼻音。巴西的葡萄牙语比较葡萄牙的葡萄牙语相对舒缓,但是,巴西人和葡萄牙人可以毫无困难的交谈。加利西亚语在西班牙在西北部的加利西亚比较流行。关于葡萄牙语和加利西亚语间的关系尚存在争议,但一般认为葡萄牙语由加利西亚语演变而成。

欧洲的葡萄牙语和巴西葡萄牙语没有多大区别,他们之间的关系类似于英国英语和美式英语之间的关系:来自于对方,当某些发音、语法、句法和成语却往往不同,但彼此又或多或少地相互了解。欧洲葡萄牙语常被作为标准的葡萄牙语,是一种美丽的语言,它蕴藏了许多的惊喜。对于学习英语有着很大的帮助,因为它拥有巨大的拉丁语发端词汇量。虽然它很类似于其它拉丁系语言,但是仍然会发现葡萄牙语所特有的魅力和色彩。葡萄牙语分为两种,一种是葡萄牙的葡萄牙语(简称葡葡),一种是巴西的葡萄牙语(简称巴葡),两者在发音、词汇方面有一定的差异。

从港澳关系看葡语世界的影响   本文试图从早期港澳关系的一些史实,探讨葡语世界对外部世界的影响,探讨澳门在葡语世界对外交流中的作用。   葡萄牙人对香港的认识早于英国人。16世纪葡萄牙的航海图上,曾将香港的鲤鱼门书作“盐江口”,可见葡萄牙商船航经鲤鱼门,往来于港澳之间为时已久。   19世纪40年代香港开埠初期,因地理条件的便利,便有许多葡萄牙人由澳门赴香港定居经营。亚马达切斯特洛在《香港葡侨》一文中,引用白乐贾的话说:“居于香港之葡人,生活极为艰苦,日间工毕,无娱乐去处,夜里又因城内歹徒横行,不敢外出。他们皆为安分守己,努力工作的人,晚上唯与亲朋团聚在家,共叙天伦,以消磨时间。对外界事,除非必要,则无理睬。此等初期香港的澳门葡人,对开发香港成为要港,居功至大。”   香港开埠后的二十年间,至少有800名葡人在香港定居。至1860年,香港政府聘用的葡人将近40人,被普通英国人和外国洋行雇为职员的则有150多人。那些在洋行工作的葡人往往充当译员。因为当时华人不会说英语。当时确实流行称为洋泾浜英语(Pidgin-English)的混合语言,但是,重要的翻译工作,还是需要译员来做。   来自澳门的早期香港葡人格兰披里曾任香港警官。他见香港警力不足,对日益繁重的警务,难以应付,便向澳门警方求援,使香港治安稍趋安定,犯罪率得以下降。香港域多利监狱瘟疫盛行时,葡医佬楞佐贝莱博士负责治疗,贡献很大。   从经济方面看,香港开埠之初,便有一些澳门葡人在港经商取得成功。例如,来自澳门的雷米迪斯(J.J.dosRemedios)冒险从事航运服务业,临终时,他的财富已积累至100万元。这在当时是很大一笔财产。另一名葡萄牙航海家罗萨瑞欧(MarcosdoRosario)是斯蒂芬森洋行(Stephenson&Co.)的合伙人,经营与澳洲港口有关的业务,并获得成功。   早年澳门葡人在香港开设的规模较大的商行,还有罗桑的域多利药房、白乐贾的医务堂药房、苏桑的皇后道药房,以及哥斯达和德山合办的香港汽水公司。规模较小的,则有多士赖美弟斯、马哥士多罗三略、以都亚多贝莱拉、罗拔杜德西华等开办的商行。   20世纪前期,澳门葡商在香港开设的一些商行生意非常兴隆,对沟通葡语世界与外界的经济往来作用很大。例如,1914年前,葡商布爹路兄弟(B.J.Botelho,J.HeitorBotelho及P.V.Botelho)在香港创办绍和洋行,又先后在上海、青岛、济南、厦门、福州、梧州及旧金山、纽约开设分号。该行进口菲、葡、美所产雪茄、纸烟、软木塞、软木制品、打包箍、沙丁鱼、蜜饯等;出口桐油、茶叶、爆竹及其它中国物产,销往世界各地;兼营航运及佣金代理业务。沪行设有仓栈多处。又如,1914年前,原三利洋行职员梳沙(E.V.M.R.deSousa)在香港德辅道中开设葡商贸易行梳沙洋行(.DeSousa&Co.),并在上海设立分号。该洋行进口面粉、皮件、染料、搪瓷器皿、食品、玻璃器皿、棉花、亚麻布、呢绒、电器、发动机等;出口大米、茶叶、生姜、锡器、皮件、生皮、头发、精油及其它中国物产。再如,1925年前在香港德辅道中开设的葡商贸易行经济贸易公司(EconomicalTradingCo.)在九龙设有营业所,代理几家欧美厂商公司。澳门新马路澳门经济贸易公司、经济自由车公司和澳门西洋输运汽车公司均为其产业。   澳门葡人对香港印刷业贡献很大。例如,1844年,澳门葡人罗郎也(DelfinoNoronha,又译为德芬诺)便在香港开设了著名的罗郎也印字馆。有人认为此为香港有印务所之始,罗郎也是澳门葡人在香港开拓商业的第一位。罗郎也印字馆承印《香港政府宪报》(HongKongGovernmentGazette)及其它零担业务。1867年改组为父子公司,更西名为“Noronha &Sons”,包揽英国驻华使领馆印务,兼营一般书籍文具商业务。1878年,该馆兼并上海望益纸馆(Carvalho&Co.),成立上海分号。该馆1940年代尚见于记载。1867年前,葡商卢斯(J.A.daLuz)在香港嘉咸街开设了今孖素印字馆,承办商业印刷业务。1884年,葡商机地士(FlorindoDuarteGuedes)在香港云咸街开设机地士印字馆,经营印刷和出版业务,曾出版发行葡文报刊《中国回声》(OEchodaChina)和《远东》(OExtremoOriente),1920年代尚见于记载。早年澳门葡人曾与香港华人合作在香港大屿山开采银矿和铝矿。白乐贾写道:“当时,有数名葡萄牙人,曾与中国人合作,在两处大屿山地方,开采银矿与铝矿。这两处一个是在现在的银矿湾,另一个是利马坑。今在此地的老一辈的居民,还能记得实有其事。”   澳门葡人对香港的园艺事业贡献也很大,他们将一些珍稀的树木和花卉引进到香港。前面提及的印刷业实业家罗郎也是一位热心的业余园艺家。在朋友的协助下,他先后将澳大利亚著名的冷杉和松树、新加坡的椰子树引进到香港。1876年,罗郎也和另一位葡商在九龙油麻地购买了两块土地和5英亩农田。罗郎也和业余植物学家索瑞斯(MathiasSoares)经常乘船从香港岛到油麻地从事园艺工作,并在大陆的欧人园地中首次生产出菠萝。菠萝种植后来成为新界重要的产业。当时在油麻地罗郎也的园地顺利生长并取得丰收的果树有香蕉、番樱桃、桃树、无花果和普通的番石榴等。澳门葡人在香港热衷于花卉种植。19世纪末,每年为香港花卉展提供大量各种花卉的是九龙一所经营良好、面积最大的花园。这所花园是葡人所有的。业余植物学家索瑞斯在西营盘有一个小花园,进行鲜花栽培试验。他将姜黄色百合花的球茎引进到香港,使这种鲜花在夏季普遍出现在居民的桌子上,或其它装饰物上。后来担任过葡萄牙驻香港总领事的罗马诺(A.G.Romano)在薄扶林经营了一个花圃。他最大的爱好是栽培稀有花卉,收集蕨类植物和兰花。   在语言方面,澳门葡人对英语,特别是涉及到东方事物的英语词汇,产生过一定的影响。早年葡人在澳门、广州,最终是在香港与英国人的交往,导致他们将许多纯粹的葡语词汇,以及葡人从其它民族借用的词汇引进到英语中。澳门葡人的土语对早期中英贸易时代产生的洋泾英语也有过重要影响。这可从早年的文件和书信中看出。澳门葡人引进到英语中的词语主要是有关商业的,涉及财政、货币、度量衡,例如picul(担)、catty(斤)、cash(现金)等,这些都不是来自中文。英语中还有一些与商业和生产有关的词语是来源于葡人,例如Bamboo(竹)、banana(香蕉)、bhang(印度大麻)、mango(芒果)、tapioca(木薯淀粉)、papaya(薯木瓜)、plantain(车前草)、betel-nut(槟榔子)、jack-fruit(木菠萝)、saffron(藏红花)、camphor(樟脑)、sandalwood(檀香)、beche-de-mer(海参)、cocoa(可可)、agar-agar(石花菜)、arrack(烧酒)、ginseng(人参)等。   通常在英语中使用而纯粹是来自葡语的词汇有praia(普腊亚,佛得角群岛首府)verandah(走廊)、mandarin(中国官员、官话)、compradore(买办)linguist(语言学家)、galleon(西班牙大帆船)、caravel(西班牙和葡萄牙轻快多桅小帆船)、stevedore(码头工人)、factory(工厂)、factor(因素)等。还有一些后来在英语中运用的词汇,如bazaar(东方国家集市)、bungalow(平房)、pagoda(塔)、compound(院子)、amah(保姆)、boy(男孩、男仆)、coolie(苦力)、lascar(印度水手)、peon(听差、奴仆)、sepoy(英军中的印度兵)、molosses(糖浆)、lorcha(中国、泰国等地欧式船身的三桅帆船)、massage(按摩)、tank(大容器)、chintz(擦光印花布)、curry(咖喱)、copra(干椰肉)、jute(黄麻)等,是最早由葡人在印度和东南亚其它地区使用,然后传入澳门,再传入其它地方。涉及家用物品的普通名词,包括porcelain(瓷器)、parasol(女用阳伞)、palanguin(东方国家四人或六人抬的轿子)、cuspidor(痰盂)、kimono(和服)、calico(白布)、taffeta(塔夫绸)、shawl(披巾、围巾)、cambric(细薄布、麻纱)、cashmere(开士米)等,英语是受惠于葡语。   英语中某些动物和昆虫的名称是受到葡人的影响,如alligator(短吻鳄)、albatross(信天翁)、buffalo(水牛)、cobra(眼镜蛇)、mosquito(蚊子)等。   早期港澳关系的上述史实说明,葡语世界曾经对香港的发展产生过某些影响,澳门是葡语世界在亚洲对外交流的一个中心,它促进了葡语世界与外部世界的经济交流和语言文化交流。如果澳门今后能够保持这一历史传统,继续推动葡语世界与外部世界的经济文化交流,澳门对世界和平和人类发展将能做出更多的贡献。